feite'

你的名字
双黑
*私设有
*电影『你的名字』有借鉴,不同时间的他们的相遇
*以及之前有看到一位太太身处同一房间但是互相看不到对方的脑洞,但是我找不到是哪位太太了,如果有人知道麻烦告知一下,谢谢(๑• . •๑)
*第一次写文,文笔非常不好,有bug或者意见一定要告诉我,求轻喷~如果有雷点请退~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情人节快乐!

中原中也是一个黑手党,每天的生活乏味而又无趣,什么清理叛徒,把阻碍港口黑手党的垃圾清理掉之类的工作基本上并不需要他的参与,偶尔有需要他帮忙的事情也是一瞬间就结束了,毕竟他是一个资深的黑手党了——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工作,所谓的熟能生巧大抵如此。
这天中原中也被首领召唤,他抱着天降大任的心态,却被告知“没事,很久不见了,我和爱丽丝都很想见见你。”这种奇怪的回应。心里有些失望,多久没有搞过大事情了?
在回家的路上,中原中也买了一瓶帕图斯,意图一醉,可当他到家的时候他发现事情有些不大对劲。他出门的时候并没有理过的狼藉的桌面突然变得干干净净,而他的卧室却变得乱七八糟。遭窃吗?他思量着,拉开了乱成一团的被子,然后意外地看到上面有一摊暗红色的血迹。窃贼受伤了吗?他的房间里可没有什么暗器机关。于是他把房间稍稍整理了一下,发现并没有缺少什么东西,满心疑惑的中原中也把这件奇怪的事情归因于一只受伤的猫弄乱了他的房间。推理?这过于费脑了,他想着就趴回了床上,连刚买回家的帕图斯都忘了开。

太宰治是一个侦探,隶属武装侦探社,每天的生活单一而又无聊——意图自杀未遂。没有什么大工作,虽然他自认为自己的脑子还不错,但是一遇到疑难杂案,他们只要问一下侦探社的真·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基本上也就用不上他了,所以他的脑袋整天都装满各种自杀方案。这天他跳河被下游的渔民捞起来以后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挫败感。于是太宰治打算早点回家给自己放个假,然而这是计划好的,他知道今天下午超市的运货卡车正好会经过他的回家路线,如果侥幸跳河没死,这就是他的PlanB。然而不知道是卡车的质量太好刹车迅速,还是卡车司机的反应速度太快,反正是没有撵到他,但是由于惯性的关系,他还是飞出去了一段距离,他计算了一下觉得这样的抛物线应该死不了,然而他不是很想下辈子当个瘫痪,于是他换了个会受伤轻一点的姿势,但还是磕到了手肘,鲜血透过雪白的绷带渗了出来,他注视着那一片绯色蹙了蹙眉,继而笑开了。那卡车司机急急忙忙跑下车,发现人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事,但是看着伤口不住地笑,他怀疑自己撞到的人大约是撞坏了脑子,于是当他得到不用他赔偿的回应以后忙不迭地把卡车开走了,半分犹豫也没有,自然也就没有看出太宰治在十字路口等了一会儿,看着转角的镜子折射出卡车的轨迹,算好时间“及时”出现的把戏。
太宰治到家的时候着实是愣了一秒,然后本来已经快要生锈的脑子飞快地运转了起来。他退了一步,看见门牌并没有错,于是重新踏进了房门审视了一下目前的状况,昨天他没有回家,在集装箱里躺了一夜,结果被当地的黑手党嫌弃地扔了出来,早上他醒的时候反正是在他家门口,而且身上还多了一条毯子,所以他进行了逻辑推理,最后认定把自己送回来的是芥川,真是一个可爱的徒弟,他想。但是现在在他彻夜未归的情况下,桌上却摆着没有吃完的烤鲭鱼和几瓶罐装的啤酒,他拿起来摇了摇发现已经空了,是谁来过呢?也许是一只爱吃鲭鱼的猫,他开玩笑地喃喃,在房间里巡视了片刻,并没有发现任何闯入的痕迹,于是他决定先上床睡觉。然而当他到卧室的的时候又愣住了,作为一个从来不叠被子的男人,他却发现床上的被子被叠成了豆腐块,他忍不住蹲下观摩了一阵子,然后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瓶未开的帕图斯,还是89年的。凭着太宰治自杀以外的唯一一点享乐情结,他回厨房拿出开瓶器和酒杯,毫无内疚感地喝了1/3瓶这瓶贵到吓人的葡萄酒。然后躺到了床上,满足地陷入了睡眠。

天蒙蒙亮的时候,中原中也微微转醒,他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发现不过七点,然后他视角转下,瞬间清醒,清晨的静谧被一声吼叫打破——“妈的,谁喝了老子的年终奖?!”
中原中也很生气,以至于大早上的他又去早市买了一条前不久刚刚吃过但因为很难吃没有吃完的鲭鱼,自己炸了炸当下酒菜,然后在早上一口气,直接就着酒瓶将剩下的两份年终奖喝进了肚子,暴躁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暗暗咬牙,“别让我知道是谁!”

太宰治起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到了他的胸口。果然睡前喝酒有助于睡眠啊,他想。他轻微抬眉,看到床头柜上的空啤酒罐头,突然笑开了,“噗......大概是生气了?”觉得有点可爱怎么办?太宰治对于这个“幽灵”感到由衷的好奇,以至于他在床上坐了良久,直到将他认识的人恶作剧的可能性完全排除才慢慢起床,换上一件风衣,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手肘上的血已经渗透了绷带,以至于床单上有一摊已经干涸了的暗红,但是他毫不在意。桌上的鲭鱼已经只剩骨头,但是他想那是一条崭新的鲭鱼,昨晚桌上的啤酒瓶和盘子已经被收拾好了,被整齐地放在橱柜里。令人熟悉的生活,太宰治漂亮地给自己的领带打了个结,然后出了门。

经历了并不怎么愉快的早晨,中原中也回到黑手党,听说红叶大姐正在训练不听话的新人,于是他就去了。虽然他现在只有15岁,但是他在黑手党真的算不上是新人,从各位黑手党成员对他的尊敬就可以看出,当然根据红叶大姐所说,这是因为他比较强的关系。成王败寇,挺像这么回事的,但是只有中原中也一个人知道,他会去参加这次训练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的帕图斯被喝完了,很不爽的缘故。他不是会管闲事的人,所以当红叶看到他的时候是很惊讶的,“你怎么想起来到这里?”
“没什么,看不惯刚进来还不听话的新人罢了。”其实他还挺欣赏的,只是他憋在了心里没有说。
中原中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5位新人身上各自拍了拍,然后下一秒他们就趴在了地上。他并不去看他们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的诡异姿势,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要么爬起来,要么过来打趴我。做不到的话,你们要么死,要么乖乖听话。我就站在这里。”这句话太过于自负,就地上的五个人而言,眼前这个漆黑的小矮人不过是站在他们前面大概30cm都不到的样子,但是他们就是没有办法摸到他的衣角,就算他们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手来,周围的重力立刻又会加倍,让他们陷入绝望。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刻,第六位新人出现了,他很年轻,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理论上说孩子穿着风衣通常会显得很搞笑,但是这位少年硬生生地把它穿出了气质,要问为什么的话,中原中也想,这大概是因为他那双眼睛——褐色的眸子里透出深邃,仿佛是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洞要把自己也吸入其中。
“喂,你躺在地上干什么?”这个少年拍了拍地上一个人的肩膀,然后这个人身上的重力立刻消失,而手臂却维持着向上的惯性,就要砸到那少年的脸上,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突然出现,抓住那个停不下来的手臂,避免了一场血流之灾。但是那个少年的脸上丝毫没有露出感激,反而有些不开心,“你是谁啊?我的自杀计划又失败了诶。”
“异能力无效化吗?你的能力很有意思。”中原中也说完就走了,丝毫不顾地上另外四个依旧挣扎的身影。他走得很从容,但他心里却波涛汹涌,他这些年太过依赖自己的异能力来解决一切了,所以体术方面只讲究速度,但是今天的那个少年提醒了他,他也许近战也需要练一练,如果刚刚用不了异能的他被六个人包围的话,恐怕要赢就不那么简单了。
中原中也很挫败,连续经历了两件让自己很不快的事情,于是他在城市里转了大半天,先是在黑市里随便找了一个长的彪悍的大汉打了一架,然后到酒吧去坐了一会儿,但是未成年人并不允许喝酒,所以他只是跑到小舞台上去随便唱了两首慢摇,最后在将近傍晚的时候到集市去转了一圈买了点菜。作为一个父母双亡的单身少年,烹饪这个技能还是要点亮的,而且在经历了那么多令人不快的事情,至少也要满足一下自己的胃。然而当他回到家的时候他是后悔的,大包小包的肉类、海鲜以及蔬菜,大概是一周的量了,他家的冰箱有点小不一定放的下......于是他打算今晚多吃点——一个人吃五菜一汤。他尝试了一下新学的中国菜——糖醋小排,煎了一块牛排,炒了份青菜金针菇,清蒸扇贝,以及不知道为什么想炖的鲭鱼汤。他把做好的菜放到餐桌上,然后回厨房稍微收拾一下,打算开饭了。

太宰治又晃荡了一天,等他到家的时候已经黄昏了,他知道又有人来过他家了,因为他距离家门还有十来米的时候就问到了一股食物的气味,作为一个四处撩妹但是目前单身的男人,他不会做饭,所以他猜是之前的那个“幽灵”。他也并不纠结,连酒都喝过了,蹭顿饭算是什么事儿?他坦坦荡荡去厨房,拿上一双筷子就开始品尝了起来。

于是,等中原中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景象——一双筷子浮在空中,夹着他的小牛排,然后小牛排正在一点一点消失......他猜不出发生了什么,但是处在一个正好很中二的年龄,他不可避免地开了脑洞——幽灵出现,他可以看到自己,但是自己看不到他。其实他猜的八九不离十,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太宰治也看不到他。于是中原中也拿出了一张纸,在上面写到:你是谁?然后摆在餐桌上。令他惊讶的是筷子居然停了,还被好好地搁在了盘子边,接着他手里的笔被抽走,在上面写到:我是未来的你。
太宰治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情写下这句话的,他猜到了对方是中原中也,不管是各种生活习惯还是做菜的味道,都太过熟悉了,只是中原中也已经死了,在7年前的时候。他在想,如果是中也的话,应该会从这句话中瞧出什么端倪才对。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却提笔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未来怎么样?
这让太宰治有些错愕,未来的他?一个奇妙的想法迸发而出,他小心翼翼地写到:你现在多大?
对方的反应让他确认了自己的答案——“15。”
呵呵,十五岁,他们还不一定相遇。他看着被他谨慎地放在暗格里的小礼帽,下笔写到,“我不能告诉你未来,但是如果你有一个搭档的话,请你别在他之前死。”
中原中也的眉提了一下,“我没有搭档。”
“那就好。对了,你的糖醋小排里如果再加一点点糖会更好吃哦~”
中原中也觉得话题跳的有点快,但他还是仔细地想了一下,发现对方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接下来不管他写什么,对方都不再理睬他了,他只好作罢。

太宰治在写完建议以后,突然走向花园,在里面摘下一朵蓝色妖姬,细细地将上面的刺一根根拔掉,丝毫不管划出的伤口,他放在那顶小礼帽边,自言自语道:中也,现在我已经35岁了,你离开7年了。可是该死的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什么鲭鱼不好吃,糖醋排骨要放糖......呵呵,其实我很想来找你。

两个月后,中原中也已经快要把“幽灵”事件忘记了。这天他又被首领叫去谈话,令他惊讶的是,首领身边还有那个两个月前捣乱他搞事计划的少年。
“中原君,”森鸥外说,“这个人将会是你以后的搭档哦。”
他抬眼看了看他,发现他正好在看着自己,作为前辈他不是很好发作,于是中原中也主动伸出手对他说:“你好,我叫中原中也。”
太宰治望着他湛蓝的眼眸,如同大海似的包罗万象,几乎囊括了整个银河。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之中涌起,他笑了笑,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朵蓝色妖姬,“你好,我叫太宰治,今后请多指教。”

太宰治想,他大概是在不同的时空,爱上了同一个人。
无关时间,只因为是他,所以他的心永远不变。

END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就发出来啦,预想到会变成黑历史......
特别感谢 @叶子小姐landy 的图w大家虐狗节快乐!

给『空烬』的长评
空烬不是我看的第一篇喻黄,但是却是我从头到尾追完的第一篇。每一个篇章都很引人入胜,让我觉得每一次的等待到最后都会化为心中对于喻黄的美好祝愿。(但是有时候章节停的地方让我很抓狂啊quq)现在想想看过的喻黄,觉得这篇文在我的心里是特别的,所以我的第一次长评献给它,无可厚非。
黄少是阳光的帅气的,喻队是温润的心脏的(?),他们的相遇注定不会平凡,在荣耀里也好,在『空烬』里也好,他们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好的搭档。
然后说一下『空烬』这篇文,其实也是我看过的第一篇哨向,感觉好多第一次都献给它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喻黄之间完美无缺的契合,一开始的情节铺垫到最后剥丝抽茧,当看到黄少的意识海只留了一道狭窄的门,而这扇门只为喻队开的时候,我是真的被感动到了。就像从前听人说过,每个人都有一把锁,只有当唯一的一把钥匙出现的时候,他才会向他展现所有。黄少是这样,喻队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大抵如此。
其实喻黄是适合哨向的,哨兵与向导,剑与诅咒。一个是无往不胜的利剑,一个是运筹帷幄的军师。看完这篇文我不禁感慨——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不管如何,终将会走到一起。
我喜欢他们,喜欢了很多年,最后大概会一直喜欢下去。能有很多同好我也觉得非常开心,希望我们能陪他们走完一个又一个的夏天。谢谢米洛太太写出『空烬』,让我又一次体会到,爱上喻黄是多么的幸运。
我不禁又想到,当黄少先一步于喻队退役,喻队打比赛,黄少当解说的样子。那样一个指挥犀利,一个唇枪舌剑,也不错。(啊呀,楼歪了)
这是我的第一篇长评,文笔不好请见谅(๑• . •๑)
然后,马上就要喻队生日啦,提前祝生日快乐!希望喻队每一天都能和少天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白切鸡和秋葵(。・ω・。)ノ♡

by 冰璃
2017.1.9
@米洛

转啦www

raiki求安:

淘宝链接←点这个

淘宝上线啦!【最终价格是83,降价原因是他药的印场的奸细把内袖做成了绿色,外表没有变化啦。不脱外套就没事。

【p2纯属……表达爱意【喂……

 


手动抽奖一下吧,转发并留言【举手】,以1月1号晚上八点为最终节点,以回复总人数乘以3.1415926,取最后两位数字,按从前往后的顺序数,抽一个人送一对。


【例:

A:举手

B:举手

c:举手

总数3人,3x3.1415926=9.4246887.就抽第七个人(从A→C数)

【这个例子有点短,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请忽略这奇怪的背景,我要来repo
太太的字太好看了,字好看,文笔棒,写的还都是我的圈,感觉真幸福w拿到信封的时候简直惊了,厚厚一打子,太美了。cp18刚回来拆信,讲真信封上的字也超美,就不拍啦o>_<o
最后,已经在坑里的请继续蹲,没看过太太文的,吃我安利w看过以后就会爱上啦~hhh
 @夏了夏天 

提前了一天,叶神生快~荣耀不灭!!!

第一次repo,不写太长了。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的激动之情,第一次拿到那么丰富的无料,实在是太美了!!!能爱上全职,爱上喻黄,爱上太太真是太好了~接下来的事大概就是坐等空烬出书了[我才不会说最近我一有空就看空烬,都反反复复看了几十遍了(ฅ>ω<*ฅ)]望太太多多加油,手速upup,我会一直爱你一直延伸到时间的尽头~[←_←这句好...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只要看我真诚的眼睛] 

 @米洛的葫芦  (会看到吗?有点小紧张~)